500万买副省长被骗 受骗者始终不说受谁之托“买官”

新华网    2012年08月02日   07:24:58      来源:京华时报

嫌犯邹焰焰

诈骗嫌犯邹焰焰被带上法庭。


  北京的王先生先行垫付600万替两个朋友买官被骗,直到案发也不说朋友到底是谁?昨天,诈骗王先生的嫌犯邹焰焰在市二中院受审。王先生当天没有现身,据知情人分析,王先生打算一人扛了,把买官的朋友说出来没有意义,私下里怎么给钱也与本案无关。

  花500万想给朋友买副省长

  50岁的王先生是本案受害人,检方出具了他的证言。王先生说,他的一个朋友官至辽宁省一厅长,想谋求副省级职位;另一个朋友是政法大学副教授,想进公检法系统。

  证言显示,王先生与邹焰焰是在2007年一个朋友聚会上认识的。他亲眼看见过邹焰焰替别人办成过一个林业批文。邹焰焰多次表示自己的朋友与高层领导是党校的同学,“邹焰焰说他可以先给‘厅长’安排一个副省级职务,但办事费要500万元”,王先生当时表示同意,但希望事办成再给钱。邹焰焰就说先给100万元,事办成再给400万元。

  看到红头文件后给钱

  2009年11月17日,王先生给邹焰焰汇款100万元。没几天,邹焰焰说“厅长”的任职文件已经办下来了,并拿出一份红头文件,上面写着“国务院37号令,任命某某为辽宁省副省级干部,后面还盖有国务院公章”,王先生说,邹焰焰让他看后就收走了,说文件是从中组部私自拿出来的,还得送回去。接着,邹焰焰就向他要剩下的400万元。但他说,要见到正式任命了才给钱。

  两天之后,邹焰焰又约王先生,说“厅长”的任命已经下来了,又给他看了一份红头文件,“上面写的是中组部119号令,任命某某为辽宁省副省长,主管辽宁省科技、教育、文化,最后盖有中共中央组织部章”。王先生说,这份文件,邹焰焰同样只让他看了一眼就收了回去,同时让他赶快交剩下的400万元,他看后就照做了。

  催一年没结果后报案

  王先生说,在办理“厅长”职务变动期间,邹焰焰又和他提出可以把“副教授”安排到公安系统担任政委,办事费300万元。他听后也同意了,并按照邹焰焰的要求,于2010年1月6日先付了100万元。

  两天后,邹焰焰给了他一个公文袋,说马上就要任命,但要走程序,先按照公安部的要求填一些政审表,每张都有公安部的章。王先生说,他看后害怕邹焰焰骗他,就说只有任命后才能填。

  此后,他一直打电话、发短信催邹焰焰尽快办理升迁的事,邹焰焰每次都说任命马上就下来了,让他等。直到2010年10月,邹焰焰的手机关机了,无法联系。2011年1月,厅长调到了某部委任职,且副教授也没有升迁。

  王先生随后到广州邹焰焰的家中找他。“他跟我讲,他找的那个领导被双规了,但事情还能办,让我等”,王先生说,他当时让邹焰焰马上退钱,但对方说没钱,先给他打了一个欠条,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。王先生于是报案。去年8月24日,邹焰焰被抓。

  诈骗嫌犯受审称很无辜

  昨天,50岁的邹焰焰在市二中院受审,他承认收了600万元但否认诈骗。邹焰焰说,他也是通过一个叫刘军茂的汽车修理厂老板办的事。“刘军茂说自己认识公安部的人,关系很硬,最容易办的就是人事升迁,而且时间快,用钱少,一口就答应了。”邹焰焰说,他相信刘军茂关系很硬,就告诉了王先生。他认为,事情最终没办成,也是刘军茂的问题,“我也被刘军茂给骗了,我真的很无辜。”

  然而,根据另案处理的刘军茂的供述,他根本不认识任何领导。他给邹焰焰的升职履历表等,都是从互联网上下载的,红头文件也不是真的。2010年10月,他就已经明确告诉邹焰焰自己办不了升迁的事。他还强调,自己和邹焰焰说的办事费是几十万元,邹焰焰一共给了他90万元。

  邹焰焰当庭斥责刘军茂是“胡说八道”。他说自己给了刘军茂200万元,但他没有转账的证据。此外,他当庭承认王先生给他的钱,他花200万在广东、深圳等地贷款买了七套房产,还债112万元,还给了妻子15万元。

  公诉人称,目前,警方已冻结了邹焰焰名下的三套房产。邹焰焰的辩护律师说,邹焰焰的家属已经和王先生磋商退赔事宜。

  而白花了600万元的王先生说,从始至终,他都没有和“厅长”“副教授”讲过帮他们办理升迁的事,“我只是想事办成后再跟他们说”。

  此案未当庭宣判。